分类
安全和简单的方法赚钱

外汇期权隐含波动率自高位回落

二、波动率期限结构的三个特征

如何玩转波动率

用收盘价对收盘价(Close to Close)计算得到的HV有明显的缺陷,就是无法显示盘中与隔夜跳空的波动。长上下影线究竟能不能反映行情的实际波动呢?这就见仁见智了。当然,即使选择忽略这些信息也可以将其作为参考。可以采用Parkinson方法将日内振幅纳入计算,或加入开盘价计算出隔夜跳空波动,或直接用Garman and Klass方法将日内振幅与跳空全部纳入计算,当然还有其他更为细致的方法,这里不多做介绍,可以参考《Volatility Trading》(by Euan Sinclair)进一步学习。

【今日推荐】走近隐含波动率—外汇期权面面观(二)

引入时间的概念,以1个月期权为例。假设期权即刻生效,存续期为未来1个月,则在当前的时点上我们所拥有的信息是标的资产在过去1个月的历史实际波动率[1]和期权当前的交易价格。根据BS模型,在确定其他四个因素的情况下,决定期权(理论)价格的是期权存续期间内标的资产的实际波动率——这在到期日看来是历史实际波动率,而在当前看来则是不可知的未来实际波动率。隐含波动率反映的是当前期权交易价格内含的、对未来实际波动率的市场预期(见图表 2)。然而,隐含波动率易受历史波动率的影响,往往并非未来实际波动率的合理预测(见图表 3),随着时间推移期权的价格会发生市场预期之外的波动,这是交易员判断期权定价存在偏差、发现交易机会的重要来源。在下一篇报告中,我们将着重探讨实际波动率与隐含波动率的关系,以及预测未来实际波动率的方法。

隐含波动率具有明显的均值回归特点(见图表 8和图表 9)。但2015年811汇改使得市场波动率出现了结构性的抬升——无论从密度分布还是箱型图上都可以看出波动率中枢的明显上升(见图表 10),未来随着我国汇率市场化程度继续提高,波动率中枢仍有上行空间。另外,人民币期权的隐含波动率出现较明显的右偏,这与经验一致[2],从箱型图的分布我们也能看出波动率的异常值都是极大值:811汇改前的异常值主要集中于金融危机爆发的2008年底至2009年初;811汇改后的异常值则出现在2016年1月至2月间。

波动性呈现出较明显的集聚效应。集聚效应指的是高波动率或低波动率往往会“扎堆”,从统计上看波动率序列具有较高的自相关系数(见图表 11和图表 12),即当前的波动率与过去波动率关系密切。这说明市场粘性较大,在受到冲击时影响会持续一段时间。与811汇改之前相比,811汇改之后人民币期权波动率的自相关关系有所削弱,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汇率市场弹性的提高。

季节性特征上人民币隐含波动率通常呈现两端高、中间低的“U”形状——年初和年末市场波动通常较大,年中波动率则多在低位徘徊(见图表 13至图表 15)。值得注意的是,期权波动率也极易受到事件冲击的影响,结合我们阐述的市场“粘性”特点,时常会使波动率偏离“U”形结构。从波动率的月度分布我们还能看出,811汇改之后由于市场深度和弹性上升,异常值出现的概率大大下降(见图表 14和图表 15)。

最常见的倾斜度指标是用Delta值为25的看涨期权的波动率减去看跌期权的波动率,也称为25D RR(Risk Reversal, 风险逆转期权)(见图表 16)。该值越大则可能意味着看多势力更强,反之则可能意味着空头占上风。该指标在现实中表现如何?从人民币汇率市场来看,该指标能够大致衡量市场的多空情绪,但是并不能准确刻画即期汇率的升贬值——在25D RR指标上升时,做多USDCNY的胜率更高(见图表 17)。毕竟该指标反映的是期权市场的多空对比,期权市场与即期市场相比,参与者不同,而且两个市场面临的政策环境也时常不同。

【外汇市场】读懂期限结构 外汇期权面面观

行情图

人民币,期权波动率,期限结构

人民币,期权波动率,期限结构

2019年1月15日,再三推迟之后英国下议院终于对首相梅提交的脱欧方案进行审议,方案以投票惨败、被否决收场。不过奇怪的是,脱欧不确定性的大幅上升并没有成功狙击 英镑 1月的涨势,随后 英镑兑美元 一度大涨至1.32的高位(见图表 1)。事后有分析解读到,方案被否使得英国硬脱欧的概率下降。鉴于外汇期权市场是窥探市场预期和情绪变化的重要窗口,我们是否可以从隐含波动率期限结构的维度来分析英镑上涨的原因呢?

期权隐含波动率的期限结构可以反映市场对重大事件的情绪和看法 。分析期限结构通常要从整体水平和曲线形态来分析。以前文2019年1月英国脱欧方案审议事件为例,从 曲线整体水平 看,审议开始前1周(2019年1月8日)尽管市场预期首相梅的方案通过议会的概率很低,英镑兑美元隐含波动率期限曲线整体水平偏高,但市场情绪尚属稳定,远未达到脱欧公投前1周(2016年6月16日)的恐慌程度(图表 2前两幅图)[1];而且在投票结束后的一周(2019年1月22日)整体曲线水平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降(见图表 2第三幅图),可见市场认为脱欧不确定性在议案被否后有所下降——结合基本面,符合硬脱欧概率下降而英镑升值的情况;从 曲线形态 来看,1月8日的曲线中2周和3个月期限的波动率较为突出,这说明市场主要关注的两个事件是1周后(站在1月8日的角度)的议会审议,以及3月底英国正式退出欧盟[2],投票结束后一周市场对于3月底无协议脱欧的担忧大幅下降,不过对于1月29日英国议会审议首相提交的脱欧“Plan B”予以了更多关注。

二、波动率期限结构的三个特征

二、波动率期限结构的三个特征

首先,期权隐含波动率期限结构并没有基准形态。在债券市场中,收益率曲线的标准形态是随着期限拉长而向右上方倾斜。从理论角度看,外汇期权隐含波动率的期限结构一般也具有类似的结构(向右上方倾斜)——因为时间越久不确定性越大,不过由于短端波动率极易受到短期市场情绪变动和事件的冲击,其波动比长端更加明显(见图表 3)。隐含波动率的期限结构曲线的形态多样,长短端倒挂的情况时常发生[3]。

其次,隐含波动率期限结构一般具有均值回复的特征。尽管波动率期限结构曲线的形态各异,但由于长端波动率相对更加稳定,从统计上看,一段时间内外汇期权期限结构曲线簇会呈现出从短端到长端逐步向均值水平收敛的特征(见图表 4),这种形态也被称为“波动率锥”。

最后,从均值水平来看,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货币的期权隐含波动率期限结构存在差异。为了更好区分期限结构短端和长端的特点,我们将1W至1Y的期限分为两段:1W至1M和1M至1Y(见图表 5)。从最近5年的平均水平来看,主要货币1个月以上的形态为随着期限增加而向上倾斜,即期限溢价为正;不过 发达经济体货币的期限溢价普遍要低于新兴经济体 (巴西是个例外,其外汇衍生品市场起步较早,发展较为成熟,而且雷亚尔整体的波动率都处于较高的水平,因而类似发达经济体特征);值得注意的是,发达经济体(除英国外)常常会出现1个月以下曲线倒挂的情况,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其短端市场的活跃和灵敏。新兴经济体货币隐含波动率期限溢价较高的原因主要由两方面:一方面,即期汇率市场化程度参差不齐,非市场因素限制了即期汇率和短端波动率的空间;另一方面,外汇衍生品市场,尤其是外汇期权市场尚处于发展阶段,长期限的期权往往市场深度不够、流动性不足,流动性溢价使得曲线相较会更加陡峭。

三、人民币波动率期限结构的“运用之妙”

三、人民币波动率期限结构的“运用之妙”

人民币隐含波动率期限结构[4]在811汇改之后出现了较大的变化。尤其在2017年5月引入逆周期因子之后,期限溢价(以1年期减1个月为例)中枢显著下移(下移至-1%至1.5%之间),这一方面体现了人民币汇率定价弹性明显上升,另一方面随着较长期限(3个月至1年)期权交易量的上升,此前由于流动性差异带来的溢价也降低了(见图表 6和图表 7)。

进一步分析可以发现,2017年6月前后,各分段期限溢价全面缩小,其中3个月与1个月合约之间溢价的下降幅度最大,平均下降了0.46%(见图表 8和图表 9)。从统计特征我们能看出人民币汇率隐含波动率的期限结构也具备短端波动大,长端波动小的特点(见图表 10)。

最后,我们想探究在隐含波动率期限溢价变动背后,是否蕴藏着人民币即期汇率变动的蛛丝马迹?直接比对来看,二者并不存在系统的关系——时而同向变动,时而反向变动(见图表 12)。之前我们提到波动率的期限结构中,短端的波动要远大于长端,这导致期限溢价(以1年减去3个月为例)的变动其实主要反映的就是短端波动率(比如3个月)的变动—— 两者呈现较强的负相关性 (见图表 11)。

换一个角度,仔细观察数据可以发现,波动率期限溢价和短端波动率并不是每时每刻都呈负相关性,而当这一关系被削弱时,说明长端波动率的影响开始发挥主导作用,这往往意味着市场预期可能发生重大改变。我们使用1年减3个月的期限溢价与3个月隐含波动率的相关性(以下简称“相关性指标)作为参考,发现这一指标对人民币即期汇率有一定的行情指示作用(见图表 13)。从历史数据看,相关性指标拥有以下特点(见图表 13和图表 14):

周期性。相关性指标具有明显的周期性特征,相邻高(低)点之间时间间隔在2至3个月。

相关性指标周期切换往往意味着人民币行情将发生变化。我们将指标相邻低点之间看作一个周期,可以观察到 周期的切换一般意味着人民币行情的特点将发生较大的变化 。相关性指标的高点往往领先低点一个月,可以作为行情转变的先行预警信号。至于行情会如何切换,因为波动率期限结构本身并不明确指示市场的多空,所以需要结合具体的市场环境分析,比如第三篇报告中所说的结合对 美元指数 和中美利差的分析。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从2017年的历史经验来看,在单边贬值或升值波段之后,总会出现震荡行情进行过渡。

周期切换的逻辑。从指标的低点到高点,市场逻辑从波动率曲线的短端逐步传导到长端,行情特点逐步形成,之后相关性由高点回落,情绪和波动逐步被消化,市场前一轮交易逻辑进入尾声,静待变盘和下一轮周期的到来。

注:

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