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安全和简单的方法赚钱

胡扯一点技术分析


知名企业的一点故事

IPAC精彩回放|革新科技—英飞凌M1H系统SiC芯片卓越问世

张浩:这个我来回答一下,首先第一点是沟槽栅器件,我认为来讲还是碳化硅器件发展的一个趋势,目前这个硅的IGBT,我们所有厂商几乎都做到了精细沟槽栅的结构。对于碳化硅产品来讲,做沟槽栅也是同样会增加他的功率密度,这种好处也是非常显而易见。但是做沟槽栅也是有一定的难度,这也就是为什么有一些公司在前期先用平面栅的产品来打市场,但是在他的未来的产品里面其实会慢慢的去转向沟槽栅,在这个挖沟槽的时候难度也是很高的,要挖一个比较好的沟槽没有这么容易,而且这个沟槽栅有一个比较通用缺点,就是在沟槽底部的拐角位置电场强度很高,这个电场强度如果不解决,这个门级可靠性也就会非常差,我们英飞凌为了解决这样一个沟槽底部电场比较强的问题,我们做了一个P阱的设计,这个设计一方面我们是为了解决高电场的可靠性问题,另一方面其实也是增强了我们体二极管的抗冲击能力,所以在一些浪涌条件下可以看到英飞凌的碳化硅MOSFET是非常强的。

郝欣:我先讲一下,碳化硅器件我们知道他的dv\dt都是非常大,所以在系统设计的时候容易引起振荡,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有的时候会把RG模块内部的内阻加大的原因,在实际系统中客户由于系统设计,或者由于开关速度过快引起的振荡,所以还是要从系统方面进行考虑,当然加大门级电阻是一个办法,有时候也比较立竿见影,器件开关慢了他的振荡就会小,同时你的损耗也会增大,我的建议是有两点,第一点是从系统上去想办法,比如你驱动的回路设计是否合理,你的母排杂感是不是够小,如果这些参数设计不好的话也会容易振荡,第二个建议是,可以去通过测量上找一找,你测到的振荡是不是真的振荡,有的时候你的振荡有可能是由于你加了探头所代入的参数引起的振荡,或者说你测出来的振荡并不是说真的芯片发生了振荡。

张浩:我补充两点,我们在客户端或者在我们的实验室,我们用不同的探讨去测碳化硅这个开关的波形效果是不一样的,看到的振荡也不一样,所以这个探讨测量设备也是很关键的一点,第二个,如果说这个振荡真的很大,只有通过放慢你的开关速度,增加你的RG,你可以适当再加一点CGS的电容,可以有一点稍微综合一下RG的振荡效果,相当于我可以加一点点CG的电容,我可以少加那么多的门级电阻,可以达到一个损耗跟振荡的比较好的平衡,当然这是从器件层面,另外我们前面,刚刚我们的PPT也有讲到,我们还可以通过驱动IC这个东西,我们可以在不同的电流区间选择不同的门级电阻,当我发现这个振荡比较厉害的时候,我可以选择稍微大一点的门级电阻,当我另一个电流区间,这时候振荡比较小的时候我可以切换到小的门级电阻,这样在整个我不同的电流区间里得到一个比较好的优化结果。

郝欣:这个很专业,他既然用到了碳化硅短路的功能,说明他还是很专业的,首先还是讲一下碳化硅短路很难做,但我们英飞凌是有短路功能的,也是市面上为数不多,敢把短路能力写到规格书里的,因为光口头上讲,不写到规格书里,你这就是空谈,不去写到规格书里怎么质保,你说有,但是客户测了没有,你规格书也没有写,我们是写到规格书里的,单管我们有3us,模块大概有2us。实现就是刚才张浩讲到了,我们有相应的驱动IC,这个驱动IC我们也是非常专业的。

郝欣:可能他对我们的宣传有点误解,我们有零伏关断的能力,但是我们也是可以用负压去关断。我们最大负压是负10,这个零伏关断是代表一种能力,代表了什么能力呢,在零伏关断的时候特别容易受到干扰引起寄生导通,如果你能在零伏做到关断,说明你的抗干扰能力非常行,要么是你的寄生电容设计得合理,要么是你的VTH比较高才能做到这一点。

孙辉波:我评价一下这个问题,我们不是说非得让你零伏关断,只是我们提供了这个能力,像你银行里存了一个亿,并不代表你要把这一个亿全花掉。

张浩:最后再补充一下,是否可以跟其他竞争对手兼容,其实确实是可以的,比如你可以选择负三或者负四伏的电压关断,与我们市面上其他的友商产品确实可以实现兼容,因为这两年供应比较紧张,确实我们的客户都会考虑说,一方面采用英飞凌,一方面考虑二供做一个备货去兼容,这样挺好。

郝欣:这个问题问得很专业,是一种极限的工况,我们M1H在15V的时候我们是有自保的短路能力,这个是可以写到规格书里,但是对于18V的话,我们是不建议用户区做短路的,主要原因是,我的电压越高,他能抗短路能力的时间就越短,能力越差,这在硅的IGBT也是有这个特点,对于硅的IGBT和碳化硅MOSFET是一样的,门级电压越高相当于我的短路电流越大,短路电流越大,对于器件的冲击也越大,所以在18V的时候我们不建议用他。

孙辉波:甘蔗没有两头甜,看你怎么取舍,想追求更高效率,可能就要牺牲一些短路,毕竟器件的物理极限就在这,所以我们这个直播的时候聊天是非常的诚恳。短路寿命这个现在还没有一个非常权威的研究吧?

郝欣:对,这个我们没有办法去保证你可以一直去做短路,因为很多可靠性的问题,这个需要做大量的实验研究,这种比较新的产品可能很难说一步做到这么深,如果能把所有可靠性研究清楚,这个器件是不是该换代了。所以这个东西我们就辩证的看待了这个问题。关于175度能运行多长时间,我之前有一页讲到了M1H的,他有一个占空比的概念,不能一直是175度,他是在一个周期内,短时的有175度。

郝欣:其实这个换算的必要性不是特别大,如果硬要换算的话,英飞凌前一段时间我们的公众号专门有一个视频去讲这个RDS跟我们额定电流之间的换算关系,大家可以看一下公众号,把这个视频搜出来,这个视频还是讲得非常的细。

孙辉波:这个事情我解释一下,其实这个器件,无论是用毫欧来标,还是用电流来标,这个东西都是一个参考,如果标了一个一百安的额定电流对你有什么意义吗,你就能用在一百安的有效值吗,还是用了多少,这其实就是一个名字,他都是一个比较法,都是为了让你来比较,如果我标毫欧的话,你就知道他的值越小,他的能力越强,电流的话是你的值越大,他的能力越强,这是一个相对参考值,不是一个绝对值。

张浩:而且同样一个电流标进去以后,你用于不同的场合,不同的开关频率你的应力不一样,这跟实际应用是密切相关,所以只是一个非常粗略的恶劣电流也好,一个RDS也好,他只是一个参考。

参考阅读

张浩:我们在碳化硅MOSFET刚出的那几年,我们看到有一些厂商会把碳化硅MOSFET外面再放一个反并联的外置二极管,但这几年我们看到这种现象不多了,大部分还是碳化硅MOSFET,首先想碳化硅MOS跟硅的IGBT的不同一点,他具有反向电流通流能力,也就是说他有体二极管,我刚才演讲也提到了一点,他的VF是比较高的,他VF比较高会造成电流在反向流动的过程中,碳化硅发热会比较严重,轻则会影响你的效率,重则你的芯片会过热烧毁,所以我们在碳化硅的反向电流流动的时候,我们就建议采用同步整流的功能,我刚才有一个演示,是11千瓦的双向DCDC,他的能力是双向流动的,在反向流动的时候,我就让他采用同步整流的技术,让反向的电流去流碳化硅MOS的本体,非常少的电流可以流到体二极管,只有在死区的时候会留电流,大部分情况我们还是走MOS的本体,这样我的效率可以做高,发热也不会很严重。

郝欣:关键是性价比比较高,针对现在大部分的应用,用体二极管去解决的问题已经完全足够,不需要专门再去额外并一个碳化硅的二极管。

郝欣:首先网友的担心可以说是没有太多的必要,因为我们英飞凌在推出任何一款新产品之前,都是有非常严格的质量认证,做过非常多的各种各样的可靠性测试,我们在报告里也可以看到,所以对于碳化硅的芯片,我们做的实验就更多,我们有大量的碳化硅芯片,有非常长的可靠性的实验去验证他的质量,成功以后我们才会把他推向市场,所以他的技术肯定是成熟的,至于这个供应,我们都知道这两年是半导体市场非常缺货,我们交货时间也非常长,所以用户可以尽早下单,锁定我们的产品,这样可以比较早的拿到货,这有请行业经理来回答一下。

张明丹:我觉得这个问题最近是基本上天天被问,对于宽禁带器件而言,有两组数据提供给大家,一个是2016年的时候,我们会看到宽禁带的市场需求的年负荷增长率,5年大概是22%,但这个数据如果到2021年再看五年,他的市场需求,年负荷增长率是34%,表示这整个宽禁带器件,他整个市场容量,市场需求在进入了快车道,在加速,对于英飞凌来讲我们看到了快速发展市场需求的需要,在2018年的时候英飞凌的工厂有过一次产能投资,这部分产能是12寸,去年九月份的时候这个工厂已经开始释放产能,当我们把硅的器件往12寸新工厂转移的时候,也就意味着我们原有六寸产能,他空出来的更多去优先给到宽禁带器件,这是我们的第一步。还有一个是在今年,我们另一个生产基地,我们有了又一次投资,这一次的投资我们主要目标是为未来的8寸宽禁带器件的产能需求在准备,所以从今天到未来,我们铆足了劲,想要去更多的在这样一个宽禁带的领域里,或者器件领域里去维护我们的市场位置,我们的产能同样更好的准备。

郝欣:网友还想了解M1H碳化硅的详细功能和应用,这如果太详细的,因为时间关系我觉得还是推荐他去看我们的公众号,或者是B站视频,简单的总结有这几点,首先这个M1H芯片,他的RDSon比上一代有了明显降低,第二点是他的门级电压更加灵活,有15V,18V,而且门级电压上限也提高到了23V,最重要的一点是他的可靠性有所增强,在业界也是我们首先解决了阈值电压AC漂移的现象。

特朗普是在說謊,還是在胡扯?關於謊言的哲學分析

也許,特朗普並非無知。他並不相信那些他所作的明顯是假的陳述。也許,他根本不在乎不關心他的這些陳述是真是假。作為曾經的真人秀明星,他需要的可能是鏡頭的聚焦,觀眾的關注。就如他在選舉之前所作的一樣,在推特上把他看到能夠吸引眼球的陳述發出來,不管其真假。當他在推特上發佈假資料時,福克斯新聞的保守派主持人奧萊利(Bill O’ Reilly)也質問特朗普。而特朗普的回答是,「難道我就要每一條去檢查它們是否為真嗎?」

當特朗普不關心真假地做出各種陳述判斷時,他或許真的沒有說謊。然而,這意味著,特朗普正在胡扯(bullshitting)。什麼是胡扯?哲學家哈利.法蘭克福(Harry Frankfurt)在他的名篇《論胡扯》(On Bullshit)中認為,說話者在胡扯,就是他根本不在乎他的陳述是真是假便做出判斷。胡扯的本質正是這種對真的漠不關心。特朗普在扯淡,不在於他的陳述是假的,而是他虛偽。因為胡扯並不在乎真假,所以胡扯的人未必在說假話。不過,法蘭克福提醒我們,「在事實或者他認為的事實方面,胡扯的人也許並沒有欺騙我們,或者甚至沒想過要欺騙我們。他必然嘗試要欺騙我們的,是他的企圖。他唯一不可缺的特徵是,他以某種方式歪曲了他的目標。」

炒股就是赌博,技术分析一文不值

@知秋一叶ABC 2011-10-21 21:33:36
什么铁砂掌太极拳,云里雾里故作玄乎,其实呢?对交易是什么,一窍不通。学来点奇技淫巧,自以为得道。实话告诉你,你这类的,离道,还差十万八千里呢~.
-----------------------------
那你的表述有问题 你可以说不用任何预测式的技术分析 但应对式的技术分析也算是技术分析 比如金叉死叉 他也是均线相交形成的 均线也算是指标 甚至k线也算 唯一不算是指标的那就只有数字了 你说的金叉死叉方法事实上比任何技术都简单实用
=============================================================================
一点都没有表述差误。标题就说了,是技术分析一文不值。何为分析?就是根据过去的走势,去判断将来的走势。指标这些,是你交易规则的载体,脱离了你的交易规则,指标就无任何意义。事实上,我将要说的方法,你使用任何指标去操作,都不影响其效用。

工程师世界:人工智能究竟是不是胡扯?


知名企业的一点故事


个人和朋友的一点故事

胡扯一点技术分析
液晶产业的一点故事


结语